久久小说阅读网 > 修真小说 > 谋白首:兽医公子请救命 > 第八十四章 抢亲
    李希芮走出了房门,去向了司马不为的方向。

    司马不为脸上抑制不住的喜悦,大红的喜服,穿在他的身上,更衬得他长身玉立,俊逸绝伦。

    他在翘首盼着他的新娘。

    以后那个相伴他一生的人,马上就来到他身边了,那只一会儿就要被自己握在掌心的手,自己以后也会紧紧握住。

    以后的以后,都不会放开。

    但是,正在司马不为焦急地等待陈疏影,等得掌心里都沁满了汗时,李希芮从前厅赶来,一脸欲言又止的表情,神色慌张地给司马不为送过来了一封信。

    似曾相识的笔迹。

    没有落款。

    “我......我今早上得了云......云若兮的这封信,知道姐姐并不钟情于他,于是便想着自己昧下吧,免得惹得你跟姐姐大喜的日子生气。”

    “但是奈何我好奇里面到底写了些什么,便私自拆开了信件,谁知道......谁知道,竟......哎!”

    李希芮眉间愁云惨淡,叹了口气又道:“我上次说会有心上人带走姐姐说的都是气你的话,谁让你那日惹得姐姐如此生气,可谁曾想......她竟真的要做这种荒唐事!”

    “说完了没有?说完了就到新房中静静等我与你姐姐,我不想在今天这个日子,点上你的哑穴,封住你的五感,免得平白招了晦气!”

    司马不为沉声说道,并不想去接李希芮手中的信。

    眼看陈疏影就要来了,司马不为只想在这里等着她出现,而眼前这个女人说的话,他一句也不想相信。

    “陈疏影是我的姐姐!纵使我与她有何嫌隙,也是没有隔夜仇的,我只是想告诉你,云若兮肯定是诓骗了我姐姐,才会诱得她假意与你成婚,拿到易形蛊解药后,再一同远走高飞!”

    李希芮眼眶里的眼泪打着转,她恳求道:“你对姐姐的好,我都看在眼里,我希望你们能白头到老,但是我决不允许有人欺负欺骗我姐姐,这个云若兮,你一定要拦住他呀!”

    “新娘到!”

    正在李希芮言辞恳切,循循善诱间,门槛处已踏进一只上面织着凤凰翎羽的红色绣鞋来。

    由喜娘扶着的陈疏影,盖着大红的盖头,宽大的喜服遮掩不住她娉婷的身姿。

    由于看不到路,又被人扶着,陈疏影迈的步子极小,轻轻盈盈,婉转婀娜,是寻常时候连她自己都看不到的风姿。

    司马不为静静地等着,那只白如葱节的柔荑就在不远处,小幅度地摇摇摆摆,还有两步之遥时,司马不为也伸出了自己的手。

    那个自己梦寐以求的人,自己马上就能得到她了。

    “疏影!我来救你了!”

    那只司马不为将要握住的手,在这一声呼喊中,垂了下去,在司马不为伸出的手的前一寸处,退开了。

    陈疏影隔着盖头,隐约看到了那只已伸到自己跟前的手,但是,这时,云若兮的声音兀得响起,她心痛了一痛,终是把手又伸了回来。

    下一刻,她的人已经在了云若兮怀里。

    搂着自己的这个胸膛,散发着缕缕竹香,盖头被云若兮丢到了一旁,入眼的是他惯穿的青绿色衣衫,衣角袖口,竹叶微黄。

    “疏影,你不必为了易形蛊的解药嫁给他了,我找到了,你看!”

    云若兮从怀里掏出一个白瓷的小瓶子来,倒出了一粒药丸。

    陈疏影一闻,就知道,这不是真的易形蛊解药,因为,里面少了一种药草的香气,可惜,事已至此,再无转圜了。

    她又不忍道破,这是云若兮千辛万苦寻来的,若她说,这药不是解药,那他该如何自处?

    把她送还给司马不为吗?

    她仰头吃下了那粒药丸。

    反正是颗温补的药丸,不是毒丸,苦是苦了点,但是好在毒不到人。

    可是,这零星的苦味,今日莫名的,她都受不了。

    她眼里被这苦味苦出了一滴眼泪,接着是两滴,三滴。

    她始终背对着司马不为,她不敢回头去看。

    司马不为的那只伸出的手,还僵直地伸着,直至陈疏影吞下了那粒药丸,他才沉重地徐徐放下。

    “你若想要易形蛊的解药,要便我会给的。”

    司马不为的声音在陈疏影背后响起,平日里淡然无波的声音,今日淡然得有些惨然。

    “你若是不愿嫁我,也是可以不嫁的。”

    司马不为的声音突然颤了一颤,像是已经有些控制不住自己的委屈、心酸、无助、愤怒。

    “但是喜堂已经布置好了,不要浪费了,我们继续好吗?”

    卑微的乞求,复又柔和的声音,陈疏影不敢相信这是出自那个一向杀伐果断的司马不为之口。

    “你的蛊毒已在身体里住了良久,一颗药丸,怕是不顶事的,我的,你也吃了吧。”

    揽着陈疏影的云若兮,用一只手接住了司马不为抛来的药丸。

    “吃了吧,这是司马公子的一番好意,但是这婚礼怕是不能再继续了,只有谢谢司马公子了。”

    陈疏影捏住那粒药丸,却迟迟不肯送入口中。

    自己怎么可以?

    纵使自己平常面皮再厚,也是吃不下这颗药丸的。

    “为什么不吃?怕我下得有毒吗?还是,你已经得到了自己想要的,我的就不屑于看了?”

    司马不为苦楚地笑了两声。

    陈疏影听得心都要四分五裂了。

    她闭上眼睛,一大滴眼泪流下,那粒药丸在喉咙里哽了一下,被她囫囵吞进了肚里。

    欠你的终究是还不清了,那只有下辈子再还了。

    “姐姐!你是不是被云公子给骗了?你别做傻事!司马哥哥虽然前几天误会你,但是只有在乎,才会误会的呀!”

    李希芮在司马不为身侧站着,看向云若兮与他怀中的陈疏影。

    陈疏影偷偷擦了把眼泪,从云若兮怀里退了出来。

    转身看向那个她不敢面对的人。

    一袭红衣,衬得他温柔了许多。

    他的瞳仁颤颤的,脸色苍白,像受了极深重的打击。

    陈疏影看得眼睛刺痛了一下,连带心里嗡嗡闷闷地痛了起来。

    大抵是内疚狠了,有些不忍。

    她沉了沉心思,冷酷且决绝的开了口。

    要把戏演足。

    从一开始,自己打的就是始乱终弃的主意,演得就是让他痛不欲生的戏码,不是吗?

    到尾声了,干脆给他个痛快,自己也从这戏里解脱了。

    自己入戏太深了,竟觉得眼前的司马不为可怜到让人心疼。 小说谋白首:兽医公子请救命 最新章节 第八十四章 抢亲网址:https://www.996m.com/141_141660/5518874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