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小说阅读网 > 修真小说 > 谋白首:兽医公子请救命 > 第九十二章 求见
    虽然自己与他素来不睦,但是毕竟共同伺候过司马不为,应该还是有一番兄弟情义在的,让他来通禀司马不为是最好的。

    陈疏影乐观地想。

    于是,陈疏影恭恭敬敬站在门边,等着王六出门来。

    王六骂骂咧咧从屋内走了出来,门边上一个女子袅袅婷婷站在一旁,看着样貌甚为眼熟。

    “你是谁啊?”王六皱着眉头问,说话间朝四处打量了一眼,只见,门口倒着一个小厮,走廊边倒着一个小厮,他瞬时间机警了起来。

    “哪里来的妖女,敢跑到我们司马府上撒野,你是不是活腻歪了?”

    王六手放在腰间的短刀上,对陈疏影怒目相向。

    “你仔细看看,我是陈影,公子在哪里?你能通禀一声嘛?”

    陈疏影叩了叩脑门,对王六的眼盲有点无语。

    “你?你......陈影?你怎么男扮女装啊?不对,公子冒着被天下人耻笑的风险,娶了你,谁知道你竟然在婚礼当日,跟着你外面的相好的跑了!”

    王六沉默着看了陈疏影片刻,才明白,原来这女子这么眼熟,是因为与陈影几乎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

    但是他即刻又想起了一个月前,司马不为开始终日酗酒的原因,于是更是怒不可遏。

    “我们家公子,从来没有对一个人那么上心过,即便你是男子,他也不顾别人的冷眼讥讽,要把你娶进门中,可你,做了什么?”

    “你快点走吧!虽然不知道你中了公子的毒,怎么还会活过来,但是,公子既然那一日就痛下了杀手,那你今日见了他也肯定是同样的下场。”

    “你我共同在公子手下做过事情,我就当今日你从没来过,你快些走吧,晚了,我可就改主意了!”

    王六克制住内心的怒火,转过身,想要放陈疏影一条生路。

    “不,我不会走的,我今天既然踏进了司马府,不见到司马不为,我是不会走的,哪怕他想要把我千刀万剐,我也是要来的,我要对他说些话。”

    陈疏影不是不领情,只是她来这里的目的,就是向司马不为道歉,请求原谅的,如果因为怕他杀了自己,而临阵脱逃,那认错的诚意又在哪里。

    “司马不为,你在哪?我陈疏影错了!我知道错了!求你出来,我要当面向你赔罪!你听我解释好吗?”

    陈疏影不再搭理王六,她已经对他不抱什么希望了,要找到司马不为,只能靠她自己了。

    就算司马不为见到她,会又丢出毒丸,把她拖出去,但是,只要他不原谅自己,就算把她丢到天涯海角,她还是要回来继续认错的。

    只要他不彻底杀了她,她只要醒来就一定会再来找他!

    王六被陈疏影嘹亮的一嗓子,吼得耳朵有点嗡嗡响,他有点慌张地看看司马不为小院的方向,对陈疏影连连做了几个噤声的手势。

    “停停停!你真不要命啦!好好,你,先别喊,先别喊,我去,我去,但是,若公子醒了,我只会告诉他,你来找他,我是不会替你美言的!哼!”

    王六冷哼了一声,故作疏离,说出的话却让陈疏影暖到了心里,两人交情不算深厚,但是王六这般顾念兄弟之情,还是很让陈疏影意外的。

    还有,反射弧奇长的陈疏影这时才突然反应过来,王六刚才口口声声说,为自家公子委屈,娶了男子进门。

    这个呆子,到现在为止,竟然还以为她是男的!

    有其主必有其仆啊!

    陈疏影很是唏嘘,于是感谢之余,不忘提醒:“王六,以前跟着公子的时候,其实我是女扮男装,我是个女子,不过,王六,真的很感谢你!”

    “别闹,公子怎么可能喜欢女的,他恨不得身边的苍蝇蚊子都是公的,公子当日要杀了你,不是因为你是男的,而是因为你与你的相好,要在婚礼当日私奔,你可别搞错了!”

    王六郑重其事地对陈疏影说,对她时至今日竟然对自己的错处还不甚清楚,而感到诧异。

    陈疏影彻底对王六无语了,话都说这么明白了,王六竟然还错得这般理直气壮。

    这不分男女的痴呆行为,看来真的是会传染的。

    陈疏影轻轻叹了口气,也不再辩解,随他怎么想吧,见到司马不为才是最紧要的。

    王六朝司马不为现住的小院走去,想着怎么通告司马不为,陈疏影还活着而且非要见他,让他不那么生气才好。

    而陈疏影不顾王六的阻挠,步步紧跟着王六,生怕生出什么变故,见不到司马不为。

    王六无法,两个大男人光天化日之下,推推搡搡,拉拉扯扯的也不甚好看,于是无奈地随了陈疏影。

    离司马不为的院子越近,王六的脚步越是凝滞。

    王六心情坎坷,很是紧张,虽然这些日子不像往年,惹事的侍女小厮,以往都是一颗毒丸喂了了事,现在都留得了性命。

    但是,惩戒的毒丸比让人瞬间毙命的毒丸,可折磨人多了。

    半月前,由于司马不为日日酗酒,府中存酒竟然半月之间,喝了个酒窖空空。

    有个禀告司马不为,说府中已经无酒的小厮,就因为说了这么句实话,司马不为酒兴未酣,很是生气,竟然喂给小厮一颗痒痒丸。

    出了门,小厮身上就开始有如成千上万条毛虫蠕动,不挠,痒之钻心,皮肉颤抖,挠了,指甲抓着的地方像是皮肉糟了,所到之处皆是皮开肉绽,痛到极点。

    小厮从白天到夜里,不住声地喊痛喊痒,声音凄厉,让人胆寒。

    到了第二日,小厮已经声嘶力竭,命悬一线,在小厮六魂出窍七窍生烟,险些丧命之时,一夜没酒喝的司马不为酒醒了,这才给了小厮解药。

    那也是司马不为从成亲那日起的,唯一的一次醒酒。

    此后,司马府上再也没缺过酒,而司马不为也就再也没醒过酒。

    两人走了不多时,远远的,一撇古朴的飞檐翘角从葱翠的树木中露了出来,又走了几步,一座青砖黑瓦的院落在茂密的巨树树冠后出现。

    院落外表静谧雅致,可却笼在树荫之中,不见天日,冒出森森寒意。 小说谋白首:兽医公子请救命 最新章节 第九十二章 求见网址:https://www.996m.com/141_141660/5518875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