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小说阅读网 > 修真小说 > 谋白首:兽医公子请救命 > 第九十九章 千钧一发
    就在发簪即将贯穿陈疏影脑袋的千钧一发之际,被她先前扔在一旁的秋岚剑忽然发动。

    而此时,门外响起了急促的敲门声。

    “姐姐!你还好吗?公子,你为什么把门反锁住?你不是答应我,不杀姐姐的吗?求你放了姐姐,你让我做什么都可以!”

    李希芮焦急的声音在门外响起。

    而在她质问司马不为间,秋岚剑凭空对着陈疏影划过两道剑光,剑光迅疾,转瞬间就印在了簪子上。

    簪子从梅花样式的头部开始,一寸寸碎裂,连带刺入陈疏影太阳穴的部分,被剑光掘起,而后变成了脆弱的琉璃模样。

    先是裂纹密布,逐渐细密,最后碎裂,在空中解体,碎如齑粉,洋洋洒洒,如烟如尘。

    陈疏影太阳穴一阵剧痛,腿一软跌坐在了地上,原来她的神识已在不自觉间归位。

    司马不为在心里默默松了一口气,但是随后又觉得心情烦闷。

    他原本只是想恶作剧一把,吓唬吓唬欺骗过他,把他心伤得不要不要的陈疏影,谁知竟发生了这种变故。

    这种变故,于情于理,都让人觉得,司马不为的确是想杀了陈疏影的。

    司马不为因此大为懊恼,有种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的憋屈感。

    门外李希芮的声音,在此时,聒噪如唱戏班子,正触了司马不为的霉头,他眉头微皱,朝门送了一掌。

    由于气闷,这一掌直接把门劈开了几道裂缝,在门口叫嚷的李希芮,在惊吓之下噤声,呆站了片刻,把门退开来。

    “姐姐!姐姐!”

    进了屋,首先映入眼帘的,就是躺在地上,脸侧淌满鲜血的陈疏影。

    李希芮心中一喜,脸上却是悲恸,口中大喊着“姐姐”,跪在了司马不为的身前。

    “公子,姐姐是负你在先,但是她既然来找你,肯定也是知道了自己的错处,想要你原谅她的,你又何必这样苦苦相逼,甚至于杀了她?”

    “你已经让她‘死’过一次,还不够吗?我也愿意为姐姐赎罪,你不是答应了吗?为什么?为什么你不放过姐姐?为什么?”

    说到最后,李希芮已经是泣不成声,她膝行至陈疏影身边,,伏在她身上开始痛哭。

    陈疏影被李希芮压得呼吸困难,十分难过,她艰难地抬起一只手,拍了拍李希芮,想要让她从自己身上起来。

    李希芮在陈疏影的一拍之下,吓得惊声尖叫了起来。

    连带陈疏影也吓得打了个激灵。

    “姐姐?你没死啊?”

    李希芮尖叫过后,才恍然醒悟,原来满脸血污的陈疏影并没有死。

    陈疏影太阳穴还在淌着鲜血,由于疼痛,陈疏影虚弱地微微摇了摇头,下一刻,眼前晕眩,晕了过去。

    “姐姐!姐姐!你怎么了姐姐?你别吓我啊......”

    抱着陈疏影,李希芮又是一番声嘶力竭的呼喊。

    司马不为只觉脑子眼里嗡嗡直响,十分烦躁,他不耐烦地大吼一声:“够了!你给我住嘴!”

    一只手已经凌空点了李希芮的哑穴。

    房间里顿时鸦雀无声,甚为安静。

    司马不为闭上眼睛,长叹了一口气,又吩咐道:“来人,把李希芮给我带下去!我想一个人静静。”

    门口的小厮得令,几个人规矩地低着头把李希芮拉出了房间。

    李希芮张着嘴巴,无声地说着什么,但是,小厮还是面无表情地把她拉了下去,这时,一个小厮在李希芮走后,进了屋内。

    小厮对着司马不为如同木偶一般,汇报自己从外部打探来的消息。

    司马不为听完,酒坛子从手中狠狠甩出,砸在了小厮的脚下,飞溅的碎片划过跪着的小厮的耳朵,小厮的耳朵瞬间豁开一道口子,鲜血淋漓而下。

    小厮跪在地上气息平稳,直直地跪着,不发一言,仿佛伤的不是自己的皮肉。

    司马不为摆摆手,小厮退下,待小厮走后,司马不为静静走到了陈疏影身侧。

    司马不为用指尖描绘着眼前的女子。

    卷翘的睫毛,温凉的皮肤,还有浅橘色的唇瓣。

    是记忆里,自己最爱的那个女子的模样。

    他收回手,指尖冰凉,心底更是凉透了。

    如果没有亲耳听到自己的影卫打探来的消息,他说不定真就信了陈疏影的一片痴心,会天真地以为她真的迷途知返,爱上了自己。

    可惜可惜,他怎么可能一而再再而三地被欺骗。

    当他得知陈疏影还活着的消息时,已经趁李希芮不在,暗自吩咐了影卫,打探云若兮的下落,以及身体状况。

    他与陈疏影确实是吃了药谷的药王蛇,但是云若兮并没有吃过,他不可能有陈疏影的好运气,就算不死在他的手下,也必定不会安然无恙。

    果然,影卫刚才汇报的情况,与他猜测的相差无几。

    云若兮在鬼牙山下中毒重伤未愈,陈疏影是冒死前来为云若兮找解药的。

    呵呵,呵呵,真是情比金坚的一对男女,自己原来于陈疏影而言是解药,于云若兮,也不过是解药而已。

    呵呵。

    司马不为双手逐渐颤抖,他拿起一瓶酒,想要喝口酒来麻醉自己的内心,可是颤抖的手,握着冰凉的瓶口,愈加颤抖。

    他忍不住捏碎了手中的酒瓶。

    破裂的瓷片嵌入掌心,酒水混着血水染红了袖口,滴答落在地面,像司马不为从心里流出的泪水。

    怎么处置这个女人呢?杀了她吗?

    不,他可舍不得这么处心积虑靠近他的这个女人,这么轻易就死去。

    他要让她后悔,做出今日的这种决定。

    司马不为还在流血的手,捏上陈疏影的下巴,把一粒黄豆大小的药丸塞到了她的口中,一瓶酒被粗暴地灌进陈疏影的口中。

    “咳咳咳咳”,嗓子里鼻孔里一股火辣的液体汹涌而下,陈疏影被这液体呛得有些窒息,她在迷蒙中剧烈咳嗽起来,坐起了身子。

    是酒。

    睁开眼睛,刺鼻的酒精味弥漫在房间的每一个角落里。

    袭人的酒味,辣得人眼睛疼。

    而最让陈疏影心痛的,却是不远处司马不为疏离的冷冰冰的眼神。 小说谋白首:兽医公子请救命 最新章节 第九十九章 千钧一发网址:https://www.996m.com/141_141660/5518876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