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小说阅读网 > 修真小说 > 谋白首:兽医公子请救命 > 第一百一十二章 尴尬
    陈疏影很想一拳把他的脸给打变形,可是她忍住了。

    不能当处理品,她还有任务没完成。

    她捂着脸到了童颜的方向,才放下手。

    因为那个方向没有厢房,只有主持的童颜。

    整理整理发型,还有褶皱的衣角,她扶着吊起平台的绳索,站了起来,用自认为玉树临风的姿势转到了面朝所有人的方向。

    但是,她高估了自己的平衡能力,在转的过程中,平台剧烈摇晃了起来,她一时没抓稳,“哎呦”一声,再一次以狗啃泥的姿势,摔在了众人面前。

    “嘘”!

    停歇的嘘声再次四起。

    陈疏影摔在平台上的脸不疼,可是已经臊得红了起来。

    尴尬,太尴尬了。

    她咬了咬牙,在平台上滚了一圈,脸朝上,又鲤鱼打挺了一下,结果平台又剧烈晃了起来,她这个鲤鱼没翻过来......

    “哈哈哈哈......”

    哄笑声差点没把房顶给掀了。

    陈疏影躺在平台上,感觉脸已经丢尽了。

    她破罐子破摔地想,反正都这样了,爱谁谁吧。

    这样想着,脸也不红了,她自暴自弃地拉着绳索爬了起来,头一甩,以一副视死如归的姿态睥睨众人。

    而在哄笑声中,背对着她的那个男子终于回过了身,似乎想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这一看之下,两个人都愣住了。

    一眼万年。

    桃花眼,椭圆脸,国色天香。

    浅橘色的唇色,亦雌亦雄的气质,清丽无边的长相。

    太熟悉。

    而他们相遇的地方又太离奇。

    以至于两人都相顾无言,只有疑惑。

    两个人五味杂陈的眼神,被西南角厢房里的人尽收眼底,里面的那个人不再摩挲右手食指上的白玉扳指,而是眯了眯眼睛,意味深长地在门帘后打量着两人。

    在陈疏影站起身,面对众人甩了下龙须刘海的时候,哄笑声已经戛然而止,而相顾无言的两个人在这沉默中,也沉默着。

    童颜看到愣着的两个人,“咳咳”了两声,轻轻击打了下玉石的铃铛。

    “叮叮”。

    两个人终于错开了交缠的眼神。

    “你怎么在这里?”

    “你又怎么会在这里?”

    两个人最后相交的那个眼神,传达的意思,相差无几。

    但是没法回答,在这个时间,这个地点,这个情景。

    也没法叙旧。

    更没法询问。

    只有继续。

    “今天最后一场竞拍,两个人一起进行,这个是兮兮,这个是崇儿,大家喊价之前务必说上名字,否则我们的计价师,没办法登记。”

    “大家都看到了,兮兮气质出众,与那个人有几分相似,长相也是堪称完美,而崇儿,大家听名字就能想象到,这一位与我们曾见过或者梦中见过的那个人有多相像。”

    “两个人都是崇颜楼自建楼以来,长相气质都堪称极品的人物,3号房的大人,你说是吧?”

    三号厢房里的男人已经四十出头,他闻言连连点头:“自崇颜楼建楼以来,我还真没见过这么俊儿的人,不分伯仲,各有千秋,只恨自己家家底不够厚,不然,两个都想留下。”

    “你是托儿吧?长得的确都是绝色,但是,你怎么能证明,那一个与我们想的那个人真的相似呢?”

    陈疏影看向声音来处。

    是西边的六号厢房。

    那里面有一个胡子拉碴的中年大汉,口气颇是不善。

    “我可是见过那个人真容的人,你们应该都有耳闻,这个的确跟那个人很是相像,如果不是没见过那个人长大后的模样,我几乎要以为她就是了。”

    九号房的客人解围道。

    其余几个厢房的客人闻言,都看向九号房,那个客人对着一圈的目光,点了点头。

    看到九号房客人的人都回以羡艳的目光,显然他们对这个人早有耳闻。

    九号房的客人看到众人皆是一副羡慕的神情,心里很是得意,他绷住嘴,一副若无其事,少见多怪的表情。

    陈疏影看了九号房一大会儿,愣是没想起来,在什么时候碰到过这个人。

    不过那个人不像说谎的样子,毕竟她见过的人多了,不可能每个人都记住。

    云若兮背对着陈疏影,没有再回头。

    他一边庆幸没有人见过长大后的七皇子李崇,所以没人能认出她,一边又害怕,陈疏影会对他接下来的行动有所干扰。

    “现在开始才艺展示,刚才兮兮已经表演过了,现在有请崇儿表演她的才艺。”

    童颜心里也打着鼓,毕竟这个少年美则美矣,可是要说会不会唱歌跳舞,他真是一点也不知道。

    刚才只想着捡了便宜开心,临了因为白砚,又想让她出丑,结果回过头一想,才觉得不妥。

    这情况,她出丑,就是丢崇颜楼的脸啊!

    童颜越想越觉得不能让她把崇颜节搞砸了,赶忙又说道:“本来,才艺表演,是每个竞选颜王的选手必须准备的,但是崇儿最近刚好受伤了......”

    “我没事,继续就行了,乐手能不能在我清唱一段之后,给我配乐,我唱的是你们没听过的曲目。”

    陈疏影打断童颜的话,询问道。

    “自然可以,崇颜楼的这些乐手都是顶尖的,听一小段,就能记下旋律。”

    童颜对这个还是很有信心的,但是对陈疏影,他不知道该不该冒险。

    他看向陈疏影的眼睛,陈疏影一脸坚定,回给他一个别小看我的眼神,开始起调。

    陈疏影唱的是“知否知否”。

    这个歌是适合甩水袖的舞蹈。

    她没有水袖,但是她在整理妆发的地方,已经准备好了蓝绿色的丝带。

    在陶内给她做造型,化妆的时候,她说是无聊,让他们拿来了铁丝、丝带,还有一小节模样周正翠绿的竹竿。

    崇颜楼就是崇颜楼,要什么东西都是有的,只不过竹竿真是拿了好久。

    拿过去时,截断的那部分还能摸到潮湿的水汽,刀口很新鲜,应该是刚刚砍下来的。

    陈疏影就趁着那会儿时间,制作出了两根简单的丝带。

    她做好也试了一下,长度够,铁丝固定的部分也很牢固,而且被丝带包裹着,看得过去。 小说谋白首:兽医公子请救命 最新章节 第一百一十二章 尴尬网址:https://www.996m.com/141_141660/5518877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