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小说阅读网 > 修真小说 > 戏说五虎 > 第91章 缘来如此1?
    百里红玉的娇俏可爱,让众人是会心地一笑。不过昨夜那黑衣报信之人,方舟也认为是白不凡所为,但这白不凡真的只是要借刀杀人这么简单?那么为何从盐帮兄弟得来的消息却是白氏父子一早离开了扬州呢?白不凡难道要玩儿一个暗渡陈仓之记,如果只是要找我们报仇的话,太费周章了,他的目的绝对不会这么简单……

    “这白不凡究竟是什么来路?”赵凌眼见弟子们都在为了白不凡一事烦心,当下疑问。

    “好像祖上是做官的,还曾与前朝吏部尚书订过姻亲,具体的就不清楚了。”高原简言。

    “前朝吏部尚书?我记得好像是马升……马升、马家……白不凡、白家……”赵凌猛然间是双目圆睁,惊道:“白家,她也姓白,我记得她和我过自己与青梅竹马的马骢哥哥订了亲,难道是……”

    难道是?众人闻听赵凌的言语,当下全是一惊。

    “难道是什么呀,师父?”宋忠隐有不好的预感。

    “莫非这白不凡就是蓦然的亲哥吗?”赵凌并没有理会宋忠的疑问,只是自顾自的言道。

    不过听在众人耳中,是不明所以,就连高原也是一头雾水。

    “这话要是一,可要追回二十多年以前,应该是在昭容和阿希刚刚远走云南不久……”

    话当年,赵凌血战少林是一战扬名,不过青梅竹马的妹妹叶昭容与百里锨不打算再涉足江湖决定远走云南⊥别二人后,赵凌只觉心下空荡,无事可做∈逢七夕之夜,眼望着周围的年轻男女流放河灯许愿,在一起是打情骂俏,赵凌触景生情: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生死相许……师父是在悲愤之下一截颈殉情而去……自己知道师父深爱着师娘,可是就单单因为深爱的妻子死去,就能丢下自己的孩子不管吗?难道就没有想过要为师娘报仇吗?无法理解,也不能理解……

    浑浑噩噩之中赵凌北上来到了京城郊外的马场,一个身姿飒爽的标韵女子策马挖了赵凌的面前,马匹四脚踏雪,马身却是通体乌色犹如黑缎,赵凌虽不懂马,但也一眼就能看出这匹骏马绝非寻常,当是“踏雪乌骓马”,那么能骑在这名马上的女子亦非乘。

    就在赵凌昂首的那一刻,马上的女子看清了赵凌的俊美面容,就是这一刻成为了悲剧的开始‘子对赵凌是一见钟情,那一夜之后赵凌知道了女子名叫白蓦然,她是书香门第,家里还有个哥哥,自己还和青梅竹马的吏部尚书之子马骢订了亲,但是那都不再重要,只要为了赵凌,什么都可以抛下∽山**之后,白蓦然更是深陷情网,赵凌也是不禁动得真情。但是世事难料,半个月后,赵凌为了去救姚千而被迫离开远赴漠北,只是留下一句“等我回来”,就消失得无影无踪。白蓦然并不知道赵凌何时回来,甚至还会不会回来,但她决定等下去。

    白蓦然,浪子神解逅的第一个女人,也是浪子神靳爱上的第一个女人,同时也是浪子神解一辈子都深深愧疚的女人≮得知白蓦然的死讯之后,赵凌才意识到当时师父叶孤云的那一份伤心黯然……但是一切都为时晚矣,谁叫赵凌这一离开是离开得太久太久了……

    ……

    “二爹,你好薄情啊,竟然是为了去救大伯而丢下心爱的女人不管!”百里红玉听明始末,是当即开始埋怨赵凌。

    “唉——,”赵凌一声长叹,“在知道自己失去她的那一刻,我才知道了师父的感受,虽然我也伤痛欲绝,虽然不曾忘记,但是过了些日子也就渐渐地淡了,这些情情爱爱到底也不过就是贪恋痴嗔,没有什么是过不去的,时间终归会冲淡一切……”

    “红烛流泪恨春短,只道多情最无情。多情的师父一定是又遇到了另一个红米分佳人……”宋忠也是哀叹一口气,对于师父赵凌愁的诗,这位五爷可是牢记在了心。“女人究竟哪里好啊,让师父和舟哥都这么喜欢?”

    百里红玉闻言立刻双手一插蛮腰,指着宋忠的鼻子问道:“你这个刺猬脑袋,那你给本姑娘女人哪里不好?”

    宋忠闻言一愣,然后马上就是一个猛虎下山式,认错道:“红玉妹子我错了,女人哪里都好,是我不懂得欣赏!”

    见状,赵凌是摇了摇头苦笑道:“你这死孩子!”

    不过话虽如此之,赵凌却是心知宋忠是故意而为之:这子最难忍受的就是沉重的气氛,也亏得他总有办法逗人开心。

    “不过问题回来,师父,你确定白不凡就是那位……的哥哥?”高原一时间不知道该是如何称呼白蓦然,是而跳过。

    “应该不会错,你们叫那白不凡做吊眼老贼,而我记得当年垂手立疆时,也有一个吊眼窄额的男子,他看我的目光是如此的怨毒,让人不寒而栗……”赵凌话间不自觉地摇着头,是为往事不堪回首。

    “这样的话,那么一切都得通了。”方舟是从外面拿得扇子进来,缓缓摇在手中。

    “我舟哥哥,你什么时候出去的?”宋忠见状是不觉一惊。

    方舟不理会宋忠,而是续言:“白家家道中落,本想借由姻亲搭上朝廷权贵,借以重振,但不想爹的突然出现……让一切化为泡影,白家是家破人亡,自此流落江湖之上,是以白不凡才会对爹恨之入骨。”

    “哦——!我明白了,所以那白不凡一听到师父要来立马就跑了”宋忠这会儿才是事后诸葛亮,不过转脸却道:“可是,这么一来岂不是我们对不起那吊眼老贼在先啦?”

    “谁对不起谁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托了盐帮兄弟去查才发现自白石县一事后,这白不凡并没有像我预期的那般身败名裂,反而就像是不受影响一般,我实在是想不出来,他是如何做到的?”方舟话间合上了扇子。

    “流言终归是站不住脚的,四弟也无须如此在意。”高原是接言而道。

    “不,大哥,我的意思不在这个,而是认为白不凡的背后一定有一个极为强大的势力在幕后支撑△明有机会能致我们于死地,可是他却突然离开,他一定是有着更为深远的打算或是更为重要的事情去做,所以才会离开,到底会是什么呢……”方舟摇了摇头,重新打开折扇。

    “那个,舟哥哥,比起白不凡的阴谋和阳谋,我更关心你的头带那里去了?”就在方舟的话间,宋忠是突然插上了这么一句。

    “当时你不是都看到了吗?”方舟的思路被打断后,当即是直接反问回来。

    宋忠的一个脑袋立时摇得像拨浪鼓一般,道:“爷可没看见,爷我只看见那个大姐拉着舟哥你的手不放,然后还在你的手上像是写字,古古怪怪的,不知道写了些什么啊?”

    不等方舟再开口,百里红玉是立时暴起,一把揪住方舟,细闻之下在茉莉花香之下却有其他的脂米分香味。百里红玉当下发飙,伙同宋忠,拐带高原是要三堂会审方舟,但是方舟对于慕容怜雪一事三缄其口;百里红玉气得又是一通“梨花带雨米分拳”砸向方舟,不过方舟是闭上眼睛咬着牙——死也不。 小说戏说五虎 最新章节 第91章 缘来如此1?网址:https://www.996m.com/154_154519/62922848.html